乖…把玉势含进去男男 三个工人和人妻在仓库

 时间:2021-08-10 10:51:45来源:
“我觉得陆景桓也不错,高大帅气,性格阳光,还是个人民警察,”谢禾舞问她:“他要是一直像今天这样追求你,你有没有想试一试的感觉?”

    这一次,顾意满想了很久,才点头说:“我觉得可以试试……”

    她真的觉得和陆景桓在一起感觉很舒服,而且,陆景桓的职业,是她最崇拜的职业之一。

 经过这一闹,安晚和陆家人都没有心思逛街了。

    拿着买来的衣服和首饰手表,打道回府。

    回去来不及煮午饭,就去附近的餐馆随便吃一顿。

    他们才从陆景行那里知道,原来是他打电话给某局的林局长,对方很乐意帮忙。

    就因为十几天前,林局长的母亲身体大寿将近,但几个孩子在外地来不及赶回来。

    他听闻点心铺有个神奇的糕点,吃了能让身体会舒服一点。

    就想着母亲要是吃一点,肯定能坚持半天的时间等孩子回来。

    他特意就来点心铺求特级糕点,态度十分诚恳。

    可因为特级糕点数量有限,他又没有提前三天预约,本来是买不到。

    但陆景行看在他的孝心上,态度又诚恳,并没有因为是局长,就仗势欺人,搞官威之类威胁自己。

    他就把自己每天吃的那两块加了灵泉水的糕点,卖给林局长。

    林局长非常开心,承诺给陆景行一个人情,什么忙都会帮。

    可惜,今天很随便就用了。

    其实大不了报警,双方一起去警察局。

    但奶茶店刚开,怕影响生意。

    而点心铺也才开了不到一个月,如果再闹去警察局一次,估计名声得彻底臭掉。

    因为有大把恨不得自家点心铺关门大吉的人,尤其是竞争对手。

    如果这次有机会被他们抓住,肯定会到处传晚晚点心铺的老板全家进警察局,犯大事了。

    外人只会顾着看热闹当吃瓜群众,根本不管是非黑白,真相如何。

    这次用掉林局长的人情,安晚和陆家人都觉得有点可惜。

    但,这也让他们清楚的知道,这个世上,钱和权势、地位最重要。

    只有拥有了地位和权势,才不会被别人欺负。

    等你强大了,别人才会高看你一眼,才不敢欺负你。

    连带身边发生的事都会变得更顺利美好。

    甚至有人主动出手帮你。

    而不是你贫穷的时候,喝凉水都塞牙缝。

    ——

    姜鹤奶茶店今天开业第二天,依旧进行着买一送一和试吃的两种活动。

    江婉若和贺雨柔一大早开业的时候,就来店里坐镇。

    主要是有她们的同学朋友来,要亲自招待一下。

    有了这些身份地位高的朋友宣传一下奶茶店,不出几天,整个双龙县的三十万人口都知道有奶茶这种饮料。

    下午休息,她们两人去找安晚玩,才知道她和陆家人去上午在商场发生的事。

    尤其是云阿姨的那三个老同学,真是嘴贱心毒。

    差点没把她们两个气死。

    都在想着回去后,找个办法报复回去。

    云萍劝着她们别生气,削了一盘的桃子和西瓜给她们吃,但效果好像更不好。

    让她们更想报仇了。

    云姨这么温柔的人被别人这样欺负,她们可忍不了。

    “你们不用这么生气,恶人自有恶人磨。”安晚用勺子挖着半个西瓜吃,其他都是吃切好一块块的西瓜。

    这段时间全家人惯着她,把最好的东西先给她。

    她喜欢用勺子挖半个大西瓜吃,他们就吃一块块切好的西瓜,一点都没觉得有什么问题。

    哪怕她吃不完半个大西瓜,让他们接着吃她剩下带口水的西瓜,他们也乐不思蜀。

    知道她喜欢吃肉,便天天换着鸡肉、牛肉、鱼肉,各种肉类。

    知道她喜欢吃水果和甜食,他们会去全城买最新上市的水果。

    尤其是北方没有的三华李和荔枝,花掉自己的零用钱,也要买几斤的天价水果给她吃。


 

    贺雨柔大口大口吃着西瓜,把气都撒在西瓜上。“我就是生气啊!忍不了,我必须报仇,等着瞧吧!”

    她可是把云萍当亲婆婆对待的,怎么可能受得了婆婆被人欺负,不就等于说是陆景行被人欺负吗?

    “看你满脸都是西瓜汁,快擦擦。”忙着挖西瓜肉吃的安晚,一抬头就瞧见贺雨柔一张脸被西瓜汁染红,连鼻子都红了。

    她扑哧一声笑出来。

    第一次看贺雨柔吃东西这么不顾形象,还是用勺子挖西瓜吃才爽。

    但她也没有“落井下石”,而是抽来纸巾给贺雨柔擦脸。

    “你笑我,我都急死了,你看着吧!那三个人回去后肯定会各种诋毁云姨的。”

    贺雨柔把脸庞擦干净,又继续吃着冰西瓜。

    夏天就是要吃西瓜,那才叫做夏天。

    嗯,还有她最爱的冰淇淋。

    “云姨太善良了,被那几个人这样辱骂,你不知道她们这种人有多可恶,会在背后诋毁别人。”

    “会把没有的事说成有,而别人也不在乎是非黑白,只管有好戏看。是我就让她们学狗爬,一次给予她们沉重的打击。”

    “放心吧!我大哥不会吞下这口气的。”安晚轻飘飘一句话砸过去。

    被别人这样辱骂父母,陆景行那种深沉有城府,睚眦必报的人,不会让那三个女人以后的生活过的舒服的。

    傍晚之前,陆景行和陆春和几兄弟各自去同学家玩了一下午,才回家。

    和贺雨柔两人错过时间,并没跟陆景行见上面。

    这让江婉若心里很失落。

    她想到现在都七月中旬了,九月初自己就要去国外读书了,而陆景行去帝都读书,那她就很难见到他了。

    她和他才刚在一起半个月,马上面临异地恋,让她越发的没有信心相信他们之间的爱情,能走到天老地荒。

    天色刚暗下去。

    晚上七点钟,江婉若还是忍不住用大哥大打了电话给陆景行,偷偷约他出来见面聊一会。

    环境优雅的咖啡厅,回荡着优美的英文旋律。

    陆景行很快赶到咖啡厅,就看到江婉若穿一条白色裙子,杏黄色的灯光打在她身上,仿佛披着金色的嫁纱,披着一双翅膀。

    衬得她就像是天使。

    她真的很美。

    是他喜欢的类型,温柔腼腆,娇羞可人,体贴入微。

    性格是他喜欢的,她喜欢的兴趣爱好,也和他有一点相似。

    所以每次约会,他和她有很多话题聊,每次都聊不完,哪怕喉咙干了,沙哑了。

    “婉若,你怎么来这么早?”陆景行心急地跑过去,气喘吁吁看着她的小脸。

    见她脸上没有一点汗水,就知道她提前来了起码有五分钟左右。

    “景行,你快坐下来,看你满头是汗,跑这么急干嘛?我又不会走。”

    江婉若拉他坐到自己身旁,拿出自己香喷喷的手帕给他额头擦汗。

    动作那是一个温柔轻盈,又好看。

    尤其是她仰望他的眼神,更是深情和迷人。

    陆景行在她的目光下,已经羞红了一张俊脸,连脖子和耳朵都染上一层绯色。

 “婉若,你对我真好。”陆景行抓住她纤细又好看的手,轻轻抚摸着,如同在抚摸一块白色的丝绸。

    那种柔顺的触感,让他心痒难耐。

    第一次谈恋爱,第一次摸女孩的手,他既激动喜悦又紧张害怕。

相关热词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