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魅魔身上疯狂输出 学长的手指隔着布料磨弄h

 时间:2021-06-11 15:55:57来源:
   她就转后背朝向他。

        她头发很柔顺,虽然不是及腰长发,但齐肩发更符合气质女人味,梳着梳着,便也问她:“是什么时候发现自己有这种sub倾向的?”

        有了刚才坦荡荡的交流后,赵洵美放得开了:“大学开始吧,那时候自我生活没人管了,然后接触到了小说,就是那些网络文学。”

        “哦。”

        “你一说女作者我就懂了。”

        林启山还真不怀疑她们丰富想象力,女人在感情上的想象力比男人强太多了,比起含蓄的男频,那才叫一个会玩咧!

        甚至以前他还看过某女频文,男主为了给女主庆生,然后放了一个原子弹……他当时脑子里只剩下一个大大的问号?

        他懂了:“然后就一发不可收拾了?”

        她就说下去:“当时还真没觉察到,只是感觉看着很解压,特别是冬天,喜欢偷偷躲在被窝里盯着手机看,特别释放。”

        “等到会上网自己找素材后,就接触到了圈子,我还记得有个女孩子对我说,她找一个主后,过往的焦虑就都没了,也建议我去找寻找自己的归属。”

        “找到了没?”林启山问。

        “没,他们并不能给我这种感受,我需要比我强,能够超越我,让我佩服仰慕的,我才能产生这种感觉。”

        “可现实中这些人,无非就是隔着屏幕来占便宜,网络上都无法让我产生感觉,更别说现实一个个都是见光死的软弱。”

        “只有真正比我强大,凌驾于我之上的男人,才能让我产生安全感,才能让我产生信任,有被上位者管控的快乐。”

        林启山倒也懂几分:“要这么说来,你就确实是sub,你需要更多的是精神上的带领,而不是身体上的摧残。”

        其实s和dom,m和sub,它们看似差不多,但还是有区别的,dom偏好对sub精神层次的控制和引导,而s更多是集中身体鞭笞,更讲究暴力。

        dom有时候能够像个心理医生,懂得尊重sub的人格尊严,他只会在和sub游戏互动中显露出他的另一面。

        赵洵美回头看着他,她也感觉到林启山是个dom,因为他全程都很细心,都懂得照顾到她的感受,从而控制表现。

        林启山转她肩膀:“先转回去,帮你扎起来吗?不然待会处理起来有点麻烦,我看不到你表情。”

        “扎起来。”她点头,“你还会扎头发呀?”

        “必须的。”林启山不知怎么就想到了,“真男人必须要学会帮女人扎头发。”

        “嗯?怎么说?”她好奇。

        “因为抓着头发……”林启山笑着在她耳边说。

        “哦!”她笑着表示懂了。

        “说你。”林启山没有偏题,“你只是说了大学时期被启蒙了,但是这种性格,应该是更早时期留下来的吧?”

        她带着惊奇眼神回头了,林启山点头:“我对心理也有些了解。”


 

        赵洵美便继续回忆:“其实我看过心理医生,问题应该是从我小时候开始了,我父母都比较忙,忙于生意忙于事业,他们都不怎么爱管我,对我就属于放养教育,虽然我该有的都能有,我零花钱很多,我能买到其她孩子想买但不能的东西。”

        “不过我属于那种乖孩子,我也很努力的做‘别人家的孩子’,他们对我的表现很满意,会给我更多的零花钱,更多的自由,但是越这么放任下去,我就越感觉失落,我希望有其她人那样的家庭,关心我的成绩,操心我的表现,放学回来一家人一起吃饭。”

        “可能就是从那时候开始吧,我就特别希望有人对我严厉,能够管束我。然后再到大学后,我就逐渐明白,我是sub倾向,我享受,但是我另一面的阈值又很高,一般人并不能达到开启条件,直到遇到了你,其实想来真的很古怪,你明明比我小那么多——”

        “年龄不代表成熟与否。”林启山指出。

        她同意:“对,有些属性就是天生的,就像我看到你,你的言行举止就透露出了你的性格作风,越接触我越感觉自己的判断没错,你的属性很强烈,甚至超过了对圈子的界限,你就是那种涉猎面很广的类型。”

        她这么形容,林启山也并不奇怪,因为他是天生和后天训练的结合,他本身就有很牢固的个性框架,再经过自我心理催眠后,几乎没人能动摇他的世界观。特别是对女人,他属于遇强则强的性格。

        林启山难免骄傲:“我是人群中,比较耀眼的那一种。”

        她确实不反对:“对,找到你这样的真不容易。”

        因为赵洵美本身条件就很好了,重点高校博士,家庭条件也优越,有文化有颜值,追捧者众多……这种条件摆出来,普通人触及不到她,而尖端的又数量稀少,,她就处在选择空白领域,日渐空虚。

        虽然她是典型家长里的榜样,她也享受着表面的风光,她给人的感受就是理智,冷静和干练的当代高知女性代表。

        可背后的空洞只有她知道,所以在遇到林启山之后,了解越多,她就越发感觉到,久违的那种希望,在现实中点燃起来了。

        尽管存在着身份、年龄的差距,但她还是奋不顾身的想要找到这么个港湾,想要体验有主的感觉,不管今后如何,有过才能不留遗憾。

        刚才的一番深刻交流,就让她决心了:“我知道我们有很多方面并不能像恋人那样发展,但我不求别的,只要你以后都这么对我,我愿意一切都听你的……”

        要说林启山也是老练,正常模式下他会很乐意,但现在,他却知道该怎么让她舒服:“闭嘴!我允许你跟我提条件了吗?”

        赵洵美停顿下来,明珠般动人的眼睛里演绎着她的悸动,脸上的可怜巴巴,寻常人怕是忍不住心疼了。

        但林启山很认真地警告她:“我允许你放l形骸了,你才能够这么做!其他时间,你都给我乖乖闭嘴,我说什么,就是什么!”

        “一定!我一定听你的!”

        她非常肯定和雀跃的用力点头,她要的就是这种感觉。

        你要使用正常模式来,非常关心她呵护她,她反而会觉得没意思,甚至会很快就厌倦你,因为你失去了那种高高在上的属性。

        所以林启山知道并且懂得该怎么去,让她获得快乐和安全感:“这才是惹人疼爱的宝贝,好了,别忘了你的正经事情,该上课了!”

   此时的宫虎嚣张至极,这家伙也确实是嚣张习惯了,所以对这也是他的本能反应。

        那年轻小伙一看宫虎要吃人的样子,他有些害怕了,毕竟他只是个老实巴交的人。

        “儿子别怕他,我看他还敢把我们母子怎么样!”

        李婆婆也是真急眼了,这时劝儿子不要怕。

        “李海,你小子是不是活拧歪了啊,你妈不懂事,你也不懂事吗?敢来我爹的寿宴上闹,你是找死知道不?”

        宫虎对年轻小伙骂道,然后一记重拳砸了过来。

        李海躲闪不及,被宫虎这一拳给击中,顿时被打得鼻血直流。

        “你个混蛋,我跟你拼了!”

        李婆婆哭喊着,就要跟宫虎拼命。

相关热词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