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巴车最后一排 老头与少妇`

 时间:2021-06-11 15:55:18来源:
林启山故意松开她一些:“这是想还是不想?”

        “想了。”她赶紧抱紧了。

        林启山又笑着低头给她继续来个蜻蜓点水,尝够了开胃点心后才放开她:“就喜欢这样的乖宝贝!”

        赵洵美满足的笑,但又意识到了他们还堵在门口呢,就赶紧弯腰她准备给男人的拖鞋,然后她说着:“去客厅坐会儿,我给你倒杯茶。”

        “好的。”

        林启山转了圈参观下,房子装修风格偏向于简约淡雅,无论是墙上的画,还是家居摆设的桌子椅子,都给人一种冷静、条理分明的感觉。

        风格的选取往往显露一个人的性格,不过理智的女人,内心却又是狂热的——只要你能达到她喜欢的阈值,那么她对你将是疯狂无底线的。

        林启山曾看过有关分析m的心理研究,显示平时冷静而好强的女人,内心深处更渴望被征服,因为想有个更强大的心灵来给她安全感。

        曾有人问:如果把你绑起来,甚至是关进笼子里,你是什么感受?

        答曰:安全而自由!

        赵洵美这时倒好了茶,来到了他旁边,林启山回头接过:“谢谢。”


 

        林启山又说:“感觉来到这里,才是真正了解你的样子。”

        “哦?”她回到沙发上坐下,“怎么说?”

        林启山看了看四周:“外表是展现给别人看的,只有在自己的地方,才能活出真正内心的样子——素雅、冷静,但又感觉有几分压抑着的情绪。”

        赵洵美投来眼神示意继续。

        “就感觉你是,冷静中也会有按捺不住爆发和疯狂的,特别是自己一个人的时候,感情会特别容易的流露出来……是这样的吧?”

        “我可能是像你说的那样吧。”

        赵洵美没有反对。

        林启山过来到她斜对面单独沙发坐下:“所以,打算怎么给我上课?”

        她对这种拉开距离的坐法,有点小小失落,但也感觉到这才是他让人真正悸动的原因:“你希望想要常规的还是?”

        林启山要求:“我不想照本宣科,课堂那套的对我没用,你要考虑到我的实际,我是要出去跟人交流的,更多的是生活领域,娱乐、消费还有社交。”

        她很理解:“我懂你的意思。所以我认为,当处在只有一门语言的环境中,学习潜力更容易被激发,所以咱们应该尽量减少其他语言的对话。”

        “就像我们来日常扮演不同的角色和情景,就像朋友见面交流,就像上级和下属的对话,等等这些,都能够有利于帮助你熟悉用语环境的。”

        角色扮演?

        林启山感觉你一说这个我可就不困了啊!

        所以他饶有兴趣的盯着她:“所以接下来,你是我的什么角色?”

        赵洵美双目中盈着一股压抑的炙热,内心感觉他似乎已经觉察到了猫腻,我该不该主动一些了呢?

        其实林启山前世也交往过这种类型,当然也有被她们美其名曰为霸道总裁控,但不管什么说法,背后都差不多意思。

        他甚至不认为这是什么怪癖。要知道在女性生物的基因本能中,她们就是向上择偶,也就是慕强行为。

        你会发现大自然不止人类,狮群、猴群还是别的哺乳动物,雌性的慕强都很明显直白,她们都热衷追随强大而具有控制力的首领,每当新王更替后,她们就能够迅速的抛开过去,继续追随更强者。

        这方面基因多少都刻在骨子里,区别是有些人表现很弱,有些人表现很强。林启山感觉赵洵美属于隐藏自我的强烈型,所以盯着她,让她不敢直视。

        这种暴露面目的心虚举动,让他决定跳过常规,来点刺激的试探一下她的接受度,所以冲她勾勾手:“你过来。”

        赵洵美鬼使神差的照做了,她来到跟前。

        林启山压压手:“别站着,蹲下来。”

        她也照做了,这种感觉心里已经按捺不住激动,林启山手指头就勾起她下巴,令她抬头看自己,然后在她耳边用一种掌控者的口吻:“想让我怎么处置你?”

        赵洵美在那一刻,就知道自己完了!这种感觉抑制不住的情绪,就好像崩溃倾泻的堤坝,再也抵抗不住!

一番酣畅淋漓的交流后。

        中场休息,林启山靠在床头舒缓一下刚才激昂的情绪,有点想抽烟,但是没有,只能玩玩手机转移一下注意力。

        洗手间传来了冲马桶的声音,然后清理干净的赵洵美回来了,头发散乱,眼眶有些发红,不过见到他时,脸上就勾起了笑容。

        她就好像是积压在心底的阴郁被清空了,灵魂骤然轻松起来的感受,身体的疲惫或者疼痛,相比之下都是值得交换的代价。

        “笑什么?”林启山往旁边挪了位置,示意她坐,“现在正常时间。”

        赵洵美就迈着轻快的步伐来到旁边坐下,拿了把梳子想要梳头发,林启山伸手:“我来帮你吧。

相关热词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