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穿内裤一天被同桌摸一整天 他亲吻她揉捏她的双乳

 时间:2021-06-09 11:41:43来源:
 真是好样的!

    等自己抓到了是谁,一定会将其碎尸万段!

    尤其薛丁玲,竟然敢用她来威胁自己!我自己都不舍得动她,你们竟然敢!

    心中有再多的恨意,此刻也只能够欧压下,前往那个地点才是最为紧迫的事情。

    “去皇朝酒店!”

    盛笃行浑身散发着暴戾的气息,眸中满是狠戾,紧绷着的身子让他更是可怕,额上更是青筋暴起。

    车子迅速行驶在道路上,没有十分钟,就已经到了酒店门口,直接推开门走了下去,门童见到男人的到来正要上前迎接,就被盛笃行身上的那股暴虐的气息所劝退,不禁脸色煞白,有些难看地低垂着头,静默地站在一旁一动不动,心中不禁猜测,这不会是来找事的吧?

    看着紧跟着男人走进来的同一制服西装的男人,虽然没有盛笃行那般恐怖的气息,但是这么多人汇集在一起还是令人心中慌乱。

    “请问……”

    经理在盛笃行刚刚下车的时候就已经注意到了情况,见到男人走了进来,连忙迎了上去,眸中满是紧张,想要出声询问。

    但是不想,男人径直地掠过了她,走向了一旁的电梯,而紧跟着保镖其中一位则是扭身说了一句,“别挡道!”

    经理终是明白了刚刚门童的心情,那种压抑,难以生起任何的反抗心思的狠戾,是真的能够在一个人身上感受到。

    就是不知道,这个人前来是干什么。

    但是就这样带着这么多人前来,也就不外乎几件事,其中最有可能的就是捉-奸。

    神情不由得有些担忧,看这个气势,要是弄出了人命可怎么办?


 

    连忙掏出手机,拨通了报-警电话。

    等挂断了电话,女人才意识到自己背后渗出了冷汗,不禁深呼吸了一口气,眼中满是后怕。

    立马来到了前台,对着是他们吩咐,“赶紧通知经理过来,有大事发生!”

    显然刚刚他们也是注意到了那副场景,得到了吩咐,立马拨通了电话,开始说明情况。

    盛笃行站在电梯里,神情凝重,胸口的心脏不住地跳动着,眸中满是冷厉。

    要是他们敢对薛丁玲做出什么,自己一定不会放过他们!

    想到了今天薛丁玲出门的时候还专门给自己打了一通电话,告知了自己,怎么就忘记了让她注意安全呢!

    现在她和自己在一起,虽然说很少露面,甚至于就是连她的身份都是一知半解,对于薛家那边放出的消息很多人也是在持观望的态度,毕竟自己这边从未松口,从未有过承认。

    对于薛丁玲的印象,对于他们来说,也就只有上一次在参加宴会的时候。

    那个时候的他们也不过震惊,并未有人能够打听到薛丁玲的具体消息,况且还有自己的刻意遮掩,他相信,暂时是绝对不会有人肯定薛丁玲的身份。

    但是今天,他却是直接将其绑架!

    这样的肯定,甚至于还知道,自己一定回来,知道薛丁玲的名字。

    这所有的所有,都让盛笃行有些难以相信,这些人怎么会这样的确定。

    除非……

    除非是薛家的人!

    只有这么一个可能!

    随着电梯“叮”的一声响起,盛笃行抬眸,眼中的深幽几乎是要让人陷进去。

    站在房间门口,看着上面 的标识,眸中闪过一丝的嘲弄。

    用力地向前踹出一脚,大门瞬间被踹开,撞击着背后的墙面,发出巨大的响声。而伴随着的是一声玻璃碎掉的声响。

    抬起脚步,缓缓地向前走出一步,眸中暴风肆虐,在看到床上的那个人时,心中更是无尽的厌恶。

    真是恶心至极!

    此时的薛丁柯半裸着身子,躺在床上,脸颊泛红,似乎是真的吃了什么药,看到上生队形进来后,立马呻吟出声,轻咬着唇瓣,眸中的晶莹不断的闪烁,想来是忍受了很久。

    “笃行……”

    只是一声叫唤,就足以让盛笃行感受到无尽的恶心,这个人……

    不会是真以为自己是男人吧?

    真是可笑至极!

    而跟在盛笃行身后的保镖们则是神情异样,有些难以相信现在他们看到的这一幕。

    这个男人和他们家夫人是有几分相像,但是很明显,这个人并不是,毕竟就这样的身体,也能够轻易地分辨出来。

    真是让人有些意外,竟会有人还给自家的老板来送人。

    但是看着脸色凝重的盛笃行,他们意识到,事情并不是这样的简单。

    现在夫人失踪,而这个人现在却弄出这种事,不被直接扔出去就已经是算好事。

 “将他给我拖出去 ,让大家都看看!”

    盛笃行声音低沉,看向薛丁柯的眼中满是暴虐。

    现在的他恨不得直接动手,好好地教训这个男人,但是他并不想弄脏了自己的手。

    薛丁柯即便是沉迷于欲-望之中,但是也并不代表他失去了感官,在听到盛笃行这样说后,神情立马变得惶恐,挣扎着想要从床上起身,想要爬出来,但是不想,盛笃行的这些保镖动作更快,几乎不费什么气力就直接将薛丁柯架起。

    因为陷入了欲-望,男人如今更是难辨方向,身上即便是有些气力,但是也难以和这些常年膀大腰粗实力强劲的人相互持恒,薛丁柯被人直接如同死狗一样拖沓着,从床上重重地甩在了地上。

    但是本该应有的疼痛在此时已经变成了些许能够刺激到他的触觉,他没有痛呼出声,反而是一脸的沉迷,嘴角的银-丝不由地挂起,眼中泛着白,紧随其后的是,断断续续的呻吟,因为在地面的简短的摩擦,更是让他舒爽。

    但是他知道,自己即将面临的是什么,薛丁柯极力地想要发出声音,但是脑中的意识极近被那些灭顶的快-感所吞噬。

    终于,在路过了盛笃行的时候,他终是咬牙,将意识逐渐地掌控,他需要让这个男人放过自己,他薛丁柯不能够就这样毁在这里,他还没有成为人上人,还没有得到应有的地位,怎么能够就这样被毁掉。

 

相关热词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