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做错一道题就被塞一支笔 百合高肉做到哭

 时间:2021-06-05 13:17:12来源:
李萌琦叹了口气,帮着包恩娜把床桌架好,陪她吃午饭。

    很快,徐心怡回来了。

    她是去做检查了,回来的时候,脸色挺苍白的。

    李萌琦瞧了眼,发现这丫头长得是真的非常不错,也难怪包恩娜对容貌一直心高气傲,却也承认这丫头不比恩恩差。

    但是李萌琦没多看,怕看多了反倒伤了孩子的自尊心。

    那兄弟过来,帮着徐心怡架好床桌,把保温桶饭菜取出来,然后笑嘻嘻给她们拍照,就发给江帆复命了。

    包恩娜笑:“行了行了,你不拍照,你帆哥也是相信你的。”

    那人打了招呼就走了,说下午过来送晚餐。

    李萌琦把买来的车厘子、草莓都洗了洗,分成三份,给包恩娜、也给她病友都发了一份。

    她又把包恩娜换下来的衣服,积攒了两天了,拿去洗手间给洗干净,晾在了阳台上。

    回来的时候,望着小女孩:“阿姨洗衣服,你有需要换的吗?我帮你洗?”

    徐心怡看着李萌琦,微笑着:“不用了,谢谢阿姨,我可能活不过这个月了,之前有个叔叔说,碰死人的东西不吉利,您就让我自己洗吧。”

    她很淡然。

    淡到仿佛瞧不出悲伤,好像已经接受了所有命运的安排。


 

    又好像是因为浓烈的悲伤,浓到极致才会这样轻飘飘的。

    李萌琦听着心里难受,包恩娜对她使了个眼神,让她别追问孩子,不然会让孩子心里难受。

    李萌琦笑了下:“没事,阿姨不怕这个,阿姨也不迷信,阿姨帮你洗了。”她找到徐心怡换下的衣服,其实也不多,说明这孩子总是自己洗衣服,而且非常勤快,李萌琦就觉得难受,想想陈绾绾10岁的时候会洗衣服吗?不会的……而这个小女孩明

    显是更早之前就已经学会这些了。

    她把徐心怡的衣服晾起来,然后跟包恩娜、徐心怡打了个招呼,就去上班了。

    走到电梯口,她又折了回去。

    她找到了徐心怡的主治医生,问清楚了情况。

    原来……

    这丫头很小的时候就做过一次心脏支架手术,而现在,她必须做整个心脏移植手术才能活下去。

    她一直在住院,一直在等属于她的那颗心,可一直没有等到。而且,她的福利院明确表示,他们已经没有钱给她支付手术费用了,医院联合福利院为她发动过众筹,可是网友们知道她即便做了手术也很难活到20岁,都纷纷选择向其

    他重疾的老弱妇孺捐款,属于徐心怡个人的捐款获得非常非常少。

    李萌琦心知,她个人能力有限,不可能救全世界,这样的人她是帮不完的。

    但是她遇见了,就救眼前的这一个,这样的能力她还是有的。

    于是她望着医生道:“她的手术费我来出,心脏的话,我会想办法的,请您给我一个具体的手术预算,以及有效的手术方案,可以吗?”

    医生抚了抚眼镜:“您是她的……”

    “路人,”李萌琦笑着解释:“我是你们宋院长的亲戚,你们倪主任我也熟,我就是个纯路人。但是我看见了,觉得心疼,这丫头太可怜了,我想资助她做手术。”

    医生点点头:“好的,这手术费用总得算下来,大约需要35万,您可以付个押金,如果实在没找到适合的心脏,这笔钱也可以退给您的。”

    “多退少补是吧?”李萌琦懂了,笑道:“好的,我这就去交钱。”

    医生给了她一个简易的手术预付押金的单子,写了徐心怡的病床号,她就拿着这个去收费处,一下子刷了35万。

    陈坚的电话立即打过来:“你怎么了?怎么在医院刷了35万?”

    李萌琦:“我没事,不是我有事,是我看见一个小姑娘,心脏病……”当她解释清楚,陈坚听明白不是李萌琦出事,笑了下:“那就好,你问下医生需要的心脏的条件,我也帮着找找。”

李萌琦上楼将押金单给医生看。

    医生笑:“不用,我这边电脑可以查到的。”

    李萌琦又道:“那麻烦您,把所需的心脏的条件告诉我,我尽全力去找。”

    医生:“好。”

    很快,李萌琦拿到了医生手写的单子,拍下照片,发给了陈坚。

    陈坚很快回复:【我让首都的亲戚帮忙找找看】李萌琦发了一条语音过去:“其实也不知道行不行得通,医生说她就算这次手术成功,也很难过活20岁。可我总觉得,这种事情就在眼前,被我遇上,我有能力就要尽力。

    老公,你不会怪我多事吧?”“怎么会呢,”陈坚宠溺地笑着,紧跟着又回了一句语音:“你做的很对,绾绾现在怀孕了,还是两个男孩子,特别需要小心,我们做父母的广种善缘,子孙肯定会有福报的

    。”

    李萌琦:“嗯,我开车呢,不跟你说了。”

    陈坚没再回。

    李萌琦到了集团,忙了两个多小时工作,让秘书给自己送咖啡。

    她打开网页,开始搜索国内最好的心脏外科医生名单。

    结果一搜搜到了夏寻。

    李萌琦惊奇地发现,这个夏寻居然真的是她知道的那个古镇长大的夏寻。

    她忍俊不禁,从通讯录里翻出存了很久却从未打过的电话,打了过去。

    夏寻的态度特别亲和,而且很有礼貌,嗓音令人感觉如沐春风:“这个孩子我关注过,之前他主治医师找过我商议治疗方案。”

    李萌琦笑:“对啊,我差点忘了你们是一个一院的。”

    “不不不,”夏寻笑道:“我现在跟小璇单独经营着一家私立医院,岳父岳母给了赞助,娇娇外婆也给了一大笔赞助费,现在小璇是院长,我是给她打工的。”李萌琦明白了:“原来如此,那挺好的呀,虽然医院是家人给你们建的,但是往后的经营还得靠你们自己,你们可得好好努力了。你看我,我给小丫头搜心脏外科医生,结

    果搜到了你,这是不是缘分?”

    “哈哈哈。”夏寻笑声清朗,又跟李萌琦说了很多,最后建议李萌琦把人转到他的医院去:“我可不是为了赚你钱,而是,我们私立医院用的都是进口的特效药。

    她现在的情况本就是走的公家爱心资助的帐,所以给她维系生命的药跟我这里肯定不一样。

相关热词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