揉她的大白胸把她摸湿 把腿放到调教台扩张

 时间:2021-05-19 11:04:03来源:
等了一会儿,叶俪终于哭够了,缓和了情绪后才觉得有点不好意思。

    她将纸巾放下,红着眼挤出一抹笑。

    女儿的维护,让她心里发暖,可想到刚刚的事情,又怕她压力大,于是反过来安慰薛夕:“夕夕,你别有压力,也别听你奶奶说的那些话,成绩并不能代表一个人是否优秀,知道吗?”

    薛夕茫然的点了点头。

    叶俪继续劝道:“在妈妈眼里,无论你怎么样,都是最好的。我只希望你能平平安安,快快乐乐度过一生,夕夕,为了你,我也会慢慢坚强起来的,你放心!”

    薛夕:“……哦。”

    薛老夫人这一巴掌力气不大,红肿在薛晟下班时已经消退。薛晟没发现,叶俪也没提。

    等吃过晚饭,两人躺下后,薛晟才叹了口气:“怪我不如老二会哄妈开心,委屈你们了,你再等等,以后我带你和夕夕搬出去住。”

    叶俪突然开了口:“我要重新开始画画了。”

    她以前是个画家,可在孩子丢了后,整个人就废了,这么多年没动过画笔。而现在,夕夕回来了,为母则刚,她要振作起来。

    老夫人这么欺负她们,还不是因为爸妈只是教授,而她又没收入?


 

    -

    天亮。

    一夜无梦的薛夕醒来时觉得胸口处有点闷,她没在意,洗漱后下楼吃了早餐,上车往学校里走。

    距离学校越近,她身体的不舒服就越明显,心脏像是被一只无形的手握住,在慢慢收紧……

    直到车子从“夜来香”店铺前缓缓驶过时,她心口上的疼痛猛地加重。

    她下意识喊道:“李叔,停车!”

    “叱!”车子猛地停下,薛瑶身体晃了晃,她坐稳后忍不住开了口:“姐,今天出成绩,你该不会为了躲避要逃学吧?”

    薛夕根本没理她,快--

速下了车。

    她跌跌撞撞往“夜来香”走去。

    趁着还能思考的时间,她忽然萌生了一个想法,难道必须跟那男人谈恋爱才可以?换个人不行吗?

    这个念头,让她停下脚步,随便拽住了旁边经过的一名男生,见他穿着校服,头发染成了红色,她都没看清楚对方的长相,直接询问:“同学,谈恋爱吗?”

    男生:??

    薛夕这话一出,疼痛不仅没有缓解,竟然变得愈发严重。

    没用。

    她加快脚步,推开“夜来香”的店门,在看到坐在柜台后的那道高大身影后,疼痛再次极速缓解!

    这说明,必须跟向淮谈恋爱。

    薛夕扶着门框,定定看着前面。

    所以,这件事果然跟向淮有关?那她是被他下了毒?还是被他下了蛊?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奇幻的东西?

    她在发呆的时候,向淮缓缓抬起头来。

    店铺里冷气开的十足,男人依旧一身黑衣,拿着一本书,悠闲的坐在那儿,轮廓凌厉的面庞上没什么表情,他将视线轻飘飘落在薛夕身上,低声询问:“小朋友,你来干什么?”

    薛夕默了默:“……跟你谈恋爱。”

    向淮:“…………”

    两人四目相对,一时无言。

    店铺里诡异的足足安静了半分钟,向淮“哧”的低笑一声,那笑声低沉像是有魔力般缠绕在薛夕耳边,让她脸颊慢慢红了。

    她没话找话道:“你这店是卖什么的?”

    说完看向货架。

    向淮垂眸:“杂货铺。”

    昨晚临时让陆超改了店里面的东西。

    可——

    薛夕疑惑:“我昨天来的时候,货架上全是小盒子,那是什么?”

    “…………”

    向淮慢悠悠放下书本,身体前倾,一本正经的回答:“气球。”

 薛夕缓缓在脑海中打出一个问号:?

    杂货铺进货那么多气球干什么?

    但她没多问,总觉得这杂货铺跟她之前见过的杂货铺不一样,就连名字都很特别:夜来香……杂货铺?

    薛夕没再说话。

    她根本不认识向淮,这才是第二次见面,她更不知道该怎么跟一个人谈恋爱。

    可她不说话,心口处的钝痛就一点点慢慢加重,见向淮悠闲看着书,完全没开口的意思,她纠结了一会儿,只能再次找话题询问:“小虎牙呢?”

    小虎牙?

    向淮挑眉,她指的是陆超?

    小朋友起名字的方式挺独特啊。

    向淮冷白修长的手指在柜台上敲了敲:“买早餐去了。”

    这时,陆超拎着早餐从门口处走进来:“老大,吃饭了!”

    等看到薛夕,他先是一愣,旋即“嘿”了一下打招呼,接着将买的早餐一一摆放在旁边的桌子上。

    向淮站起来,他足有一米八几的身高给整个房间都带来了一种压迫感,让房间里显得有点逼仄。

    他走到餐桌前,随口询问:“一起?”

    薛夕眨了眨眼睛。

    早上醒来就不太舒服,导致她早餐也没吃好,况且薛家的早餐是西式的面包牛奶,从小在孤儿院里吃惯了包子和粥的她有点不习惯,所以没怎么吃。

    她想了想,点头:“好。”

    陆超看到小姑娘坐在老大对面,悠然自得的拿起一个包子吃起来,呆了呆。

    还没见过谁能在老大面前这么自在的?这小女孩不简单啊!

相关热词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