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贵小嘴服侍-前面和后面的感觉是怎么样的

 时间:2021-04-10 15:23:11来源:
随着对方的讲述,方宏宇这才知道对方为什么不挂牌了:

  这个地方,只是对方的一个体验店,顺便积累一些经验;

  所以,只要不是需要消耗药材等花钱的项目,她是不会收钱的;

  甚至,就算是收钱,也都是成本价,算是个良心活,也能吸引更多的人过来,增加一些练手的机会。

  “我靠,自己不会也是她练手的对象吧?”

  “这脸上的伤疤,不会是被她给治坏的吧?”

  “靠,想什么了,人家可是救了你的性命呢!”

  心中胡思乱想了几下,他又赶紧收回了心神。

  跟着,外边又来一个婆婆,带着自家的儿媳妇,貌似是有些受寒发热的模样。

  不过,最终的诊断,却是让这婆媳二人大喜过望:

  滑脉,结合女子的症状,怀孕了!

  说什么也要留下了一块碎银子,聂晓云也无法拒绝对方分享喜庆的感激。

  之后,又来了两波人,都是头疼发热的小症状,抓了几服药,便回去了。

  此刻,已然到了正午时分,聂晓云准备去烧饭,却是被第三波人给叫住了。

  来人是个妇人,年龄比聂晓云还要小些,抱着一个孩子,匆匆赶了进来。

  “大夫,大夫,快帮我看看宝儿怎么了?”

  “这胳膊突然就不会动了,直哭!”

  “大夫,快帮着看看吧!”

  面上满是焦急之色,妇人额上满是汗水,显然是跑过来的。

  看了看女子,聂晓云略微皱了皱眉头,沉声道:

  “这位妹子,你不是这附近的住户吧?”

  摇了摇头,女子一脸的焦急:

  “不是的,不是的,我昨日会娘家探亲,”

  “今日回家,半路上,宝儿就成了这样了,”

  “正好,赶到这里了,听人说这边有个大夫,这就赶过来了!”

  “你,快给看看吧!”

  皱了皱眉头,聂晓云看了看女子怀中的孩子:

  显然是刚刚哭过,此刻依偎在妇人怀里,不肯动弹;

  尤其那只左手,微微垂着,一动都不敢动。

  “大夫,”

  心中着急,妇人见聂晓云不出手,赶忙催促。

  这才坐了下来,聂晓云目中闪过思索之色,轻轻抓起孩子的左臂,尚未检查,便是一生嘹亮的啼哭声响起。

  “哇…….”

  哭的这叫一个伤心,小人儿眼泪一下就涌了出来,显然是痛的厉害了。

  “对,对,就是这胳膊,动都不让动,大夫你给看看,快给看看!”

  “宝儿,不哭,不哭,让姨姨给看看,看看!”

  说着,女子的眼泪也流了下来,目中满是紧张与担忧:

  照理说,回娘家,是不让带孩子过去了;

  可是,她的父母有想看看外孙,她跟夫君商量了许久,这才勉强带了回去;

  没想到,却是出了这一档子事情,这要被夫家人知道了,还能有好?

  更何况,这可是她自己的儿子呀,同样是心疼的不得了呢!

  “孩子几岁了?”

  心中大概有了判断,聂晓云直接道。

  “三岁半了!”

  “刚才,没有摔着碰着吧?”

  “没有!”

  “你拽他胳膊来着?”

  “呃?对,是拽来着,街上人多,他有些淘,总想跑,我便将其拽了回来,跟着就哭了起来!”

  皱了皱眉,妇人目中露出讶然之色,跟着道:

  “难道是我拽的?”

  “怪不得,怪不得,我当时还以为他不高兴了,也没往心里去,”

  “抱着走了一段,这才发现他胳膊不敢动了,”

  “大夫,大夫,你看这怎么办呀?!”

  听到是自己的责任,女子愈发的伤心了,眼泪比孩子也不差了。

  眉头皱的愈发厉害了,聂晓云无奈道:

  “倒不是什么大事情,就“掉肘子”了,按回去便好了,”

  “只是,我还没有掌握正骨的手段,无法帮到你!”

  话到这里,她面现歉然之色:

  这正骨的手段,需要些气力,师傅看她是个女子,尚未决定是否传授给她;

  所以,她能诊断,却是无法治疗。

  “啊?!”

  长大了嘴,女子愁眉苦脸:“大夫,您,您看,我多给些诊金,你能帮帮忙吗?”

  “不是诊金的事情,我是真的不会这正骨的手段,”

  摆了摆手,聂晓云没想到对方想歪了,赶忙解释一句,跟着又道:

  “这样吧,往北十里左右,有个回春堂,”

  “那里的廖大夫,是会这些正骨手法的,”

  “你便去那边找他看看吧!”

  眉头皱的愈发厉害,女子面现为难之色:

  “大夫,我夫家在南边,我这要是往北去十里,再回来,怕是就晚了,您看,还有什么办法吗?”

  “或者,南边有什么医馆,你知道吗?”

  “这,我还真是不太清楚…”

  苦笑摇头,聂晓云很少往南边去,自然是不太清楚。

  看了这半天,方宏宇也大概看明白了:

  就是“掉胳膊”了,学名“桡骨头半脱位”;

  五岁前的孩子,因为韧带薄弱,桡骨头发育不太完全,这才在被牵拉时,容易半脱出来。

  之所以知道的这么清楚,是因为,他小时候,经常脱位;

  甚至,老刘同学,也是如此,经常的脱位;

  所以,从姥姥、姥爷那一辈,就跟附近的理发店的师傅,学会了“上胳膊”;

  省的每次都的去麻烦人家;

  尤其是老刘同学学医后,还在实习期,专门请教过骨科的带教老师,学习过一些这方面的知识;

  后来,这个好传统,也落在了他自己头上,复位的手段,早就了然于胸了。

  甚至,他还帮社区中一些小家伙们复过几次位。

  唉,又想家了呀!

  “那,那打扰大夫了,谢谢!”

  正当方宏宇思绪纷飞,感慨不已时,女子已然起身:

  既然这位大夫无能为力,她也只能去那位廖大夫那里去看看了;

  趁着天明,早些去,天黑前还能赶回娘家;

  只能是明天才能回家了,就是不知道夫家人会不会收拾自己了?

  想到这里,女子离开时尤为伤心的模样,楚楚可怜。

  聂晓云也是一脸的歉然,若是自己会些手法就好了。

  “慢着!”

  看着二人这模样,尤其那还在呜咽的孩子,方宏宇终究是没能继续“装死”:

  不过是“掉胳膊”这种小事;

  复也就复了,毕竟是修炼者,懂些跌打损伤的治疗手段,也算不了什么吧!

  脚步一顿,妇人讶然的看向方宏宇,略微皱了皱眉:

  这汉子,看起来有些丑陋,甚至是凶恶了,刚刚却是没有注意到呢!

  没有注意到对方的眼神,方宏宇看了看孩子,笑着道:

  “这位姑娘,我可以给你宝儿上上胳膊!”

  “呃?!”异口同声,聂晓云与妇人都是一愣。

  “呵呵,抓紧时间吧,你不是还要赶回夫家吗?”

  笑了笑,方宏宇露出一个自认为和善的表情。

  却不知,他这一笑,面容愈发显得狰狞,倒是让妇人吓了一跳,本能的就要倒退;

  跟着,却又想到了夫家的事情,强行忍住了,看了看方宏宇,又看了看聂晓云;

  毕竟这位才是大夫,而且,刚刚这位大夫,好像也不知道这汉子会治疗的事情呢!

  看到妇人犹疑的表情,方宏宇心中翻白眼:

  艹,小爷好不容易发个善心,想帮帮忙,还他娘的被怀疑了!

  “方大哥,你真的会这正骨的手段吗?”

  知道妇人的意思,聂晓云压低了声音,想跟方宏宇确认一下。

  已然开口了,方宏宇也不好再反悔,无奈的点点头:

  “学功夫的时候,师傅教授过一些跌打损伤的治疗手段,其中正有此术!”

  “原来如此,那就对了,师傅也说过的修炼之人懂些跌打手段,你这是又想起来过往的事情了?”

  话到最后,聂晓云好奇道。

  “触景生情,看到这孩子的胳膊,自然想到了的!”

  早有腹稿,方宏宇耸了耸肩。

  “嗯!”

  点点头,聂晓云倒是没有怀疑,转头看向妇人:

  “这位姑娘,不妨让方大哥看看吧!”

  听到聂晓云如此说,这妇人才微微松了松眉头:

  毕竟有正经的大夫在这儿,而且这大夫看起来人也不错,当不会骗自己的。

  想到这里,她才抱着孩子又转了回来。

  坐回了座位上,女子直勾勾的看着方宏宇,静等对方示下。

  “聂姑娘,去取几枚蜜饯过来吧!”

  冲着聂晓云笑了笑,方宏宇吩咐道。

  皱了皱眉,聂晓云也没有多说,转头去了右边的药柜:

  毕竟中药偏苦,偶尔会有孩童、女子需要甜味调剂,她也是常备的。

  很快,一小碟梨子制成的蜜饯,便被端了过来,黄橙橙的,看着就有食欲。

  “宝儿,想吃吗?”

  随手捡起一枚,方宏宇将其放在了孩子的跟前,轻轻晃了晃。

  立刻停下了呜咽,宝儿下意识的将右手伸出,就要去抓。

  “呵呵,用这只手来抓,不然不给吃哟!”

  举向左边,方宏宇笑着道。

  不敢动弹,宝儿目中露出焦急之色,转头看向母亲。

  女子看向方宏宇,也不知道对方这是何意。

  “呵呵,再次确认一下而已!”

  笑了笑,方宏宇将蜜饯放回了小碟中,面色一肃道:

  “将其抱稳了,莫要动弹!”

  “好,好!”

  看着“汉子”肃然的表情,妇人忽然有了些信心,赶紧将宝儿紧紧抱住。

  没有再废话,方宏宇左手握住了宝儿的手腕,右手捏住了对方的手肘。

  “幸好天气不算冷了,这衣服穿得还少些,否则,还得脱了衣衫才行!”

  心中嘀咕一句,他拇指一用力,按紧了手肘处微微凸起的小点。

  “哇……”

  立刻痛的哭了起来,宝儿眼泪再次涌了出来。

  心中一颤,女子下意识的就要去安抚,却是被方宏宇给喝止了:

  “不许动!”

  噤若寒蝉,妇人赶忙顿住就要松开的手臂,吞了口唾沫,看着“凶神恶煞”般的“中年汉子”。

  没有理会宝儿的哭闹,方宏宇左手一边旋转手腕,一边屈肘。

  “咔哒!”

  拇指下响起微不可查的弹跳声

相关热词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