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屁股撅起来调教挨打-我把女宿舍一个一个上h

 时间:2021-04-10 15:19:44来源:
“来,说道说道。”何仙姑放下了手中的药材,认真看向杨路。

  杨路把小姑娘的问题说了出来,然后问道:“大师,您觉得,这是撞邪吗?”

  “狗屁的撞邪,这是附身。”何仙姑一口断定。

  难得有机会学习,杨路追问道:“何以见得?”

  何仙姑瞥了一眼杨路,似乎看穿了他的意图,笑道:“你这基础有点差啊,我之前看你那攻击女鬼的手法,也很是不凡,怎么这些寻常知识,你却不懂?”

  杨路干笑:“您老目光如炬,我的确是基础差,你懂的,男孩子嘛,都是捡感兴趣的学。”

  “感兴趣?捅女人胸口那种?”何仙姑眼神诡异。

  杨路脸黑。

  你一个女人,说这种话也不害臊?

  “开个玩笑,别介意。”何仙姑又笑了,然后道:“所谓附身和撞邪,是两种状态,撞邪简单了,头疼眼花,浑身难受,精神状态极差,疑神疑鬼,这是撞邪的路子,轻则浑浑噩噩几天,重则会死掉,就看撞的是什么邪,得罪的狠不狠了。至于附身,这就是彻底得罪了,而附身也有好多种,妖鬼的附身状态,都不一样,就比如你说的这种,应该是妖邪的路子,最大的可能是某种小动物附身在这个女孩身上,所以还保持着动物的特性,至于死猫,这可是关键,她被附身,和猫绝对有脱不掉的干系。”

  杨路道:“小动物附身?那怕不是成精了吧?”

  “成精?你太高估这些动物了,顶多也就是有些灵性,得了点能耐。真要成精,根本不需要附身,区区凡人,弄死几个还不简单?”何仙姑撇嘴。

  杨路恍然。

  原来成精还有这样的讲究,必须牢记了,不然以后遇到别的修行者,再瞎说,就丢人了。

  “好了,既然约定了明天,那我也可以好好准备准备,你呢,我看懂得也不多,不过我可以指点你一句,这年头,成精的东西不要想了,很罕见,真要遇到,赶紧跑,跑不掉,就等死吧。而一般有灵性的动物,也有相生相克的,鸡克虫,鹰克兔,老虎克山鹿,你到网上找找,有不少信息,多学着点,有用得着的时候。”何仙姑难得和气的指导,毕竟介绍了买卖啊,给点甜头,以后继续拉生意。

  杨路道:“多谢大师指点,嗯,那我先走了,明天我再过来。”

  “记得早点。”

  “放心。”

  从何仙姑这里离开,杨路先去文具店购买了一些毛笔和白纸,就回转了租房。

  既然选择了这一条路,那么该有的都必须有,总不能以后什么事都靠别人吧,那没逼格。

  回家后,杨路用剪刀把纸张裁的跟神像符一样大,然后打开电脑,搜索如何画画。

  这个小时候在学校学过,但几乎忘得差不多了。

  如今回忆结合网上教程,杨路慢慢摸索了一些门道。

  而何仙姑教他画的神像符,其实并不复杂,寥寥几句,就勾勒的活灵活现,显然,这神像符,重意不重形,哪怕画的很潦草,但能蕴含神灵的韵味,那也是真正的神像符。

  学习许久后,杨路尝试着临摹。

  嗯!

  有些意外。

  好些年没练过毛笔字的自己居然毛笔使用的十分熟练,丝毫不觉得生疏。

  尝试着写了几个字。

  顺丰还钱,我不玩了。

  我去,笔走龙蛇,字体圆润,如果给陌生人看,绝对会说这是一个练了好些年毛笔字的人写的。

  这应该,就是来自左断手的写作能力。

  没想到还真有用处啊。

  很是惊喜,杨路对于学会神像符,更有信心了。

  果然,掌握了毛笔的使用,对于勾画,更加顺手了一些,虽然初始画虎反成猫,但总是一个好的开始。

  乐在其中,一练就是一上午,勾画了数十张黑无常神像,慢慢调整,虽然和何仙姑的有些差别,不过基本上也算是成功了,就差一个熟能生巧的水磨工夫。

  接下来,就是观想神韵,这一点却是有难度。

  科学教育下长大的杨路,心中不敢说现实不存在神,但也从未信过神,这自然也对神没有任何的概念,所以想要观想出神韵,这却是需要有一个参照物。

  何仙姑这个,算了吧,能被她随手给自己,绝壁是个垃圾货。

  那去哪儿观想呢?

  道观?

  也没听说供奉黑白无常的道观啊。

  这真是纠结。

  心里没头绪,杨路也不想了,坐下来,开始从电脑上搜索各种小动物的生物链。

  何仙姑说,成精的罕见,那么成精以下的动物,应该还遵循着动物的规则,大鱼吃小鱼,小鱼吃虾米,一物降一物。

  这一学习,又是一下午,杨路不仅观看了许多动物之间相克的内容,也了解了许多动物相克的原理,心中大感长见识。

  一天过去,耗费许多脑细胞,杨路早早就睡了。

  转天,一大早杨路就醒来,看看时间,不到七点。

  赶紧穿衣洗漱,然后叫了滴滴,直奔九家巷子。

  杨路以为自己很早,但到了才发现,何仙姑起得更早,东西都准备好了。

  “怎么这么慢?赚钱都不积极,你这以后还想发财?”何仙姑一脸不满。

  杨路无语。

  我能和你这掉钱眼里的女人比吗?

  你这起的比鸡还早吧?

  “好了,上车吧,早去早解决早回来。”说着,何仙姑打开车门,上了车。

  杨路连忙进了副驾驶座。

  关门后,杨路看了一眼门店,何仙姑的女儿正在里面,似乎在吃早餐。

  “大师,你这放心你女儿一个人在家嘛?她还小呢。”杨路问道。

  “废话,难道还能比带去干活危险?说话过脑子行不?”何仙姑白了一眼杨路。

  杨路无语。

  这刀子嘴,谁怼的过啊?

  心中嘀咕,杨路笑道:“是我说错了,大师您开车,别分心。”

  “现在可以报地址了吧。”何仙姑没有寒暄的意思。

  拿出手机,打开导航,语音提示响起,杨路笑道:“大师跟着走就行。”

  何仙姑二话不说,挂挡踩油门,面包车离开了九家巷子。

  一路八十多公里,怎么也要一个多小时。

  难得的独处机会,必须薅羊毛啊。

  杨路看着何仙姑,笑道:“大师,您现在是什么境界啊?”

  “什么什么境界?”何仙姑边看路边回答。

  “就是修炼的境界啊?百年老鬼都被你轻易封禁,您老境界很高吧?”杨路试探询问。

  何仙姑笑了:“小子,你不会连这个都不知道吧?”

  杨路道:“的确不怎么了解,这不向您讨教嘛。”

  何仙姑道:“一万块钱。”

  “啊?”

  “啊什么啊,知识是无价的,我愿意传授给你,难道一点咨询费都没有?人家找律师问个问题都要给钱呢,我这神秘信息,难道不值这点钱?”

  杨路叹息。

  老狐狸就是老狐狸,薅羊毛的方式随手就来,哥们需要学习的还很多啊。

  得,这钱该花。

  “好,一万就一万,您老可要说清楚一点。”杨路回答。

  何仙姑满意了。

  开门就赚一万,这小子真是个财星,祖师爷保佑啊,知道后人缺钱了,就送一个散财童子过来。

  “所谓境界,其实也就那么回事,传统的就是,炼精化气,炼气化神,炼神还虚,炼虚合道。”

  “这还有不传统的?”

  “有啊,不传统的就是,炼器,炼药,炼符,炼法,炼灵。”

相关热词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