邻居孕妇满足我-男朋友摸到我下面的毛

 时间:2021-04-10 15:13:55来源:
周围的墙壁上布满魔法破坏留下的焦黑痕迹,但莱尔知道在砖墙的另一面,是纯银。这座塔楼本该是一座亮闪闪的银房子,但有个熊孩子用魔法把里面变成了自己的画室。看着那些像污渍一样的时空能量留下的残痕,学者先生脸上带着怀念的感觉。

  随手划出一道时空裂痕,从另一边取出时间恰到好处的红茶,放在莱尔面前。

  “阿莉安娜伯爵红茶,安娜和我推荐过,在你改良她的配方不久后,也许这杯能让你感觉好一点。”

  端起茶杯,品尝熟悉的味道,莱尔重新最后那些柔软的枕头里,毫无安全感地向后倒去,好在这些柔绵绵的东西出乎意料的安全。

  “老师,一把椅子,能给我带来更多的安全感。”

  “卡洛斯小时候并不喜欢椅子,他认为那会干涉他屁股的自由。”学者直指那些枕头,“你可以自己动手,莱尔,让我看看你的力量。”

  在学者的灵魂火焰注视下,莱尔抬起右腿,和莱尔影子重叠的阴影中,暴走的触须卷起那堆枕头,就像棉花开发一样,棉絮在黑红触须的引领下,从内部绽放出来,转化成血肉。当右腿完全搭在左腿上时,莱尔坐上了血肉和白骨构建的高背椅,顶端对称分布的眼球,如宝石一样闪烁着。

  “出色的血肉转化,巨龙想必会很高兴。实际上降灵学如果追溯源泉,其实可以算是一部分的弱化的邪神学识,更贴近一点。”学者怂怂肩胛骨,“当你的接触面足够广,你会发现很多学科都有共通之处,因为他们的起源,神秘侧的源头,都是邪神学识。”

  “也许我能成为安德瑞第一名全能教授?”莱尔开着玩笑。

  “教授的意义在于传授,恐怕你做不到,其他人还没有继承你知识的资格,即使是我。”学者将双手放在桌子上,严肃的样子放松了一点。“你成长的比我想象得还要完美,莱尔,你是我这五十二年里最出色的作品。老实说,我应该把卡洛斯排除出去的。”

  “我干涉了你的成长,因为我自己的目的。”

  “噩兆,原本是你的未来。因为奇迹引起的天赋觉醒,繁育和胚胎,莱尔,妮娅本来是来取代你的,你们的关系就像鸡蛋中的胚胎和营养。她是幼体,而你是食粮,噩兆是成长后的未来。当巨龙将你带来的时候,我眼拙了,以为你只是出现了一点返祖现象。接下来的发展,出乎了我的预料。你给了妮娅灵魂,给予了她本来需要夺取的东西。她依赖你,相似的内在让你成为了她的半身,而不再是食物。原本的主体成为了挂件,而营养占据了主导。”

  “于是,在妮娅成型的那一次,神之力催生出了噩兆,错误的纠正者。然后……”学者哈哈一笑,“被我截胡了。我封印了噩兆,让名为莱尔的意识逐渐成长,期望在未来的某一天,当噩兆和莱尔合并之时,你的占据主动。”

  “虽然计划出了意外,但结局,真是惊喜。”

  “妮娅成为了你的力量,噩兆成为了你的影子,虽然他在一定程度上干扰了你。”

  “邪神是不死的,这是我们龙祭司的共同观点,作为曾经的守护者,我们为证明这一点付出了许多。我是那个比较疯狂的,也许是因为我的法师出生,我擅长使用力量。”

  “为什么,不创造一个偏向我们的邪神呢?”

  “这是我的私心。”

  “感谢你的私心,老师。你救了我的命,我实在无法想象你描述的那种未来,我对现在满意极了。”

  “你所看到的,不一定是好的,莱尔。正如同现在,噩兆愿意成为你的影子,在那个未来,你也不会抗拒他,你们本为一体,“吃”与“被吃”只是一个人文主义限定的概念。那个未来,对你来说,不一定是坏的。至少,不会有一个名为舍里乌的存在,有能力分走你的未来。”

  “你的天赋,被夺走了一半。”

  学者的语气中,惋惜和愤怒清晰可闻。

  “那会对我造成怎样的影响?”

  “你还记得魔力锁评判吗?就是关于力量等级的划分。”

  “记得,十个力量等级,十锁为极致。”

  “你被夺取了一半天赋,所以现在最多到达五锁,五锁之上,你是【空】的。”

  “……得知舍里乌只能到达五锁,似乎是一个好消息。”

  学者敲打桌面,望着墙壁上的涂鸦,找回一些思绪。

 

  “莱尔,我有没有和你说过,魔力锁,是一套过时的力量评定机制。”

  “略有耳闻。”

  “魔力锁训练,是我们龙祭司和巨龙一起研究出来的力量体系,也就是仍然占据当前世界主流的力量体系,算是上一个时代的遗产吧,但是,它并不是绝对的,唯一的力量体系。”

  “所以,巨龙,是被新的力量击败的吗?”

  “不,巨龙是被自己的力量击败的,我们根据自身构想设定了十锁层次,现在想想真是可笑,我们的敌人证明了我们的正确,十锁,世间极致。”

  “雷蒙先生……”

  “真是一件羞愧的事情,龙祭司力量体系的顶点,站着的居然是屠龙的‘龙灾’。”

  “这并不是我的唯一一次失误,而这之后的失误,让我印象更为深刻。”

  “我也就不卖关子了,魔力锁系统的施法者,我们称之为【晋升者】。”

  “而剩下的两条途径。”

  “也就是代表着‘天之路’的【代行者】,和‘神之路’的【破格者】。”

  “代行者,成为某种法则的世间代理人,掌握【规则】,成为某一领域的绝对权威。是的,听起来很耳熟,代行者力量体系的设定者,是天启。高等魔研社的所有教授,都是代行者。他们掌控【规则】,成为规则的化身。如你所见,他们很猛。”

  “但是代行者途径也有自己的缺陷。你要很聪明,非常聪明,因为代行者是可以被替换的,只要别人对于规则的研究超越你,你就会给替代,像个过时的老古董失去一切。你也会承担相应的责任,因为你对知识的传播,会让你的规则力量增长。还有就是,规则本身的力量。高等魔研选择研究宏观力量,原因正是如此,越是强大,越是艰难。越是强大,越是危险。”

  “事实上,我还没有遭遇过巫妖种族之外的代行者。高等魔研社支撑着整个代行者力量体系。”

  “破格者,一直存在,成为破格者的唯一条件,就是成为混乱。不再受规则约束,不再受格局干扰。这是邪神成长的规则,这个字眼其实也有疏漏,但我是在找不到比规则更好的词来描述这种有潜在秩序的混乱。这条路,是为你,为舍里乌而存在的神之路。至于走上这条路的途径,那就是成为混乱。当然,这对你无效。”

  “你本就是混乱,实际上,无论你做出什么选择,你的未来已经注定了,莱尔。无论是做研究,还是从事更多琐事,你体内的力量,都会迫使你走上这条路。”

  “舍里乌也是。”

  “这条路,对于其他人来说,终点是成为神的容器。”

  “对于你来说……但是事实上,又有哪条道路不是通往这个终点呢。”

  “只是我们还没到达终点,就倒下了。”

  “当然,我这里还有一个更有趣的比喻来帮助你区分三条道路。”

  “如果我们把施法比作交易。【晋升者】就是成为富豪,用更多的钱购买更多的商品,【代行者】就是成为交易者背后的银行,公款购买商品,【破格者】是成为讨人厌的贵族,用抠门的钱买超量的商品,甚至不给钱。”

  “虽然你的未来注定会成为破格者,莱尔,但是我还是建议你在晋升五锁之后,再完成破格仪式。”

  “一锁意为萌芽,二锁意为生长,三锁意为成熟,四锁加入群体,五锁,强大的个体。”

  “而伟大个体的概念,恰好与神的概念重合。”

  “至于六锁之后的域,七锁之后的王,八锁,领袖,九锁的概念,十锁的化身,都在将个人与群体联系在一起。”

  “五锁,是最好的破格者时机。”

  “根据现有经验,我们将这个阶段的破格者称之为……”

  “完美破格者,神骸。”

 

相关热词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