粗大老头让我欲仙欲死-70岁的老太婆毛都白了

 时间:2021-04-10 15:09:26来源:
晏郎见季瑜一剑刺来,身形微微一晃,手中的剑一抖,剑尖对剑尖,分寸拿捏得非常好,快捷而准确,将季瑜的剑荡偏数寸,而他正好可以避过剑锋,就在两人快速挫身的一瞬,他空着的那只手竟然撩向季瑜的脸颊,虽没有撩到,但这个风骚的动作和扑面而来的香风使季瑜感到了极大的侮辱,他可是天玑门门主,被一个不男不女的怪物如此轻薄,这传出去让他如何见人。

  有了这层感触,季瑜瞬间就将功力催发至十成,天玑门繁复、诡异、多变的剑法蓬勃而发,一剑既出,犹如数道暗器齐发,随势就里,无孔不入,这里面已经不限于天玑门的剑法,更融入了这伙年轻人在一起不断激荡的感悟,他恨不能立即将这家伙拿下,好好打打他轻狂的脸。

  但能被江湖称为十大剑士,就没有一个是可以轻视的,面对季瑜这极为犀利诡谲的攻势,晏郎倒是显得极为镇静,腾挪翻转,羽翼飞仙,看起来是被季瑜追着打,但却丝毫未落下风,倒像是他在故意挑拨季瑜更强的攻势。

  龙眠暗叹,这个季瑜功夫修炼确实不错,并且走出了自己的道路,这和他自己有异曲同工之妙,能在此基础上还能对天机门的武功演化和提升,那就更难能可贵,但问题在于他的临阵修炼还是稍有欠缺,一开场打得太急。

 

  按季瑜修为,应该可以和晏郎有一战之力,但晏郎从一见到季瑜那一刻起,就极尽撩拨之能事,没用多少功夫就让这位年轻气盛的天玑门门主怒火冲天,这可是高手对决的大忌,可见对方手段之高,从这一点上讲,对决还未开始,季瑜就落了后手。

  高手之间,往往一丝一毫就能决定胜负,但在这个时候,龙眠是不能做任何提醒的,在他看来,胜败都是这位年轻的门主该担当的,但天玑门门主临阵还要旁人指点的话要传出去那就太难听了。

  数十招过后,来自晏郎剑上的压力越来越大,季瑜的攻势逐渐受到压制,数次强力爆发,但都无功而返,最后差点被人抓住一个小小的破绽而败落,这倒使他慢慢的静下心来,仔细观察和感受晏郎的剑法。

  晏郎的剑招和燕辉没有太大的区别,但同样的招数在他手上却变得更加轻灵,更加犀利,这种轻灵的剑法伴随着他曼妙的身法,确实非常好看,但这种好看却是一个极大的陷阱,当两把剑相触的时候,你都无法相信如此花里花俏的剑法竟能发挥出石破天惊的威力,这点季瑜已经深深的感受到了。

  季瑜能抗到百招以上,这是晏郎所没想到的,也说明他的师兄燕辉输得一点也不冤。

  但一个成名已久的,位列十大剑士之一的存在,在一个新生代面前却迟迟没有结果,这让一开始说了很多大话的晏郎脸上也有点挂不住了,他身形骤变,脸上的笑容也是倏然而敛,剑法也变得厚重威猛,整个人像羽鸟突然变成了老鹰,羽翼一伸云腾雨布,长剑一挥电闪雷鸣。

  对刚刚适应晏郎剑法的季瑜来说,这个突变一下子有点跟不上节奏,看着晏郎一剑削来,倏然斜踏一步,挥剑封档的同时,还不忘上下洒出数道剑影,但晏郎根本没去顾忌他那时实时虚的剑影,而是在季瑜的剑尚未到时身子陡然翻转,长剑直接在上位划出一个圆弧,一道闪光,云剑推向季瑜的脖子。

 

  季瑜的剑也是瞬息万变,虚实相接,就在晏郎弃季瑜的虚招于不顾,变招云剑急削季瑜脖颈的时候,季瑜瞬间将虚招做实,剑尖顺势斜扫晏郎肋下,这对他来说绝对是一个极好的机会,因为先机在他,完全自信可以在晏郎伤到自己前先伤到他。

  自信归自信,但事实往往并不一定能够如愿,羽仪剑士晏郎看似强势的攻击竟也是虚晃一招,实际上并未用足全力,却在季瑜的剑尖离他数寸已无法变招之际,腰肢一扭,身法怪异,但却即刻让出尺许距离,季瑜的剑一走空,晏郎的虚招却随即变实,继续削向季瑜,这回却是他占了先机。

 

  高手较量,胜负都在电光火石之间,季瑜招空力尽的时候,晏郎的剑风已经扫到,季瑜拼尽全力向后仰去,脚下一使力,整个人几乎是贴着地面飘出,随即剑尖点地,人才站了起来。

  但晏郎没有在追过来,他满脸媚笑的站在那里,手上有一块布,抖了抖,还放在鼻子跟前闻了起来,让人一下子浮想联翩。

  季瑜低头一看,自己的衣襟已经少了一块,晏郎这一剑没有空手而回,而是在季瑜后仰躲剑身体平飞的时候顺势在他的衣襟上撩了一块下来。

  这一战让孙庸非常开眼,季瑜和他是经常一起切磋的,相互非常了解,虽这个羽仪剑士晏郎是第一次见,但上次他已经在燕辉那里看到过玉衡剑法,能把同一套剑法使成完全不同的样子,境界一目了然。

 

  孙庸也不由心下感慨,这剑法的高低看来和人品没太大关系,而是有关于他们的悟性和见识,否则怎么会有迦南、胥离、晏郎这些人呢。

  “晏师兄的玉衡剑法果然名不虚传,季瑜佩服!”季瑜深施一礼道,输了就是输了,季瑜的这点风度涵养还是有的。

  “晏师弟的剑法果然非同寻常,让我很长见识。”龙沔也道。

  “呵呵,龙师兄过奖了,”晏郎一笑道,“天玑门作为道门三圣之一,能成为该门门主,那应该是强者中的强者,但以这位季师弟的能耐,似乎天玑师叔看人有点问题啊,哈哈哈哈。”

  晏郎不光笑得极为放浪,这话也说得很是难听,一耙子打到了许多人。

  首先受刺激的就是季瑜。

  按说晏郎是成名已久的十大剑士之一,年岁已近五十,而季瑜则是年轻的江湖新秀,年岁不过三十来岁,二人在在百招都未分出胜负,这传出去在江湖绝对是一片艳羡的目光,就算是输季瑜也绝不输面子。

  但这家伙太过狂妄,在这龙目山上对天玑老人说三道四,那显然就是没把天玑门放在眼里,天玑门要忍了这口气,那以后还怎么在江湖上混。

  龙沔本是觉得年轻人有些想法,在外面产生了纠纷,人家找上门来比一场就比一场,谁胜谁负他看得很淡,面子不面子的问题就更无所谓了,况且道门七派多少都还有些渊源,他也没想把这事搞大。

  赢就赢了,面子也有了,该干嘛去就干嘛去,但在龙目山上信口雌黄,说天玑老人的不是,这可是犯了大忌,天玑老人不光在江湖是一座丰碑,在龙目山更是神一般的存在,敢说这话的整个江湖恐怕也没有几位。

  听到这里,龙沔的脸可就拉下了。

  “听晏师弟的意思,是没把整个龙目山放在眼里了?”龙沔道。

  “这我怎么敢呢,”晏郎一扭一扭道,“天玑门在我们这些小门派眼里就是神一般的存在,天玑门的功夫更是高深莫测,世人难得一见,我也是拼尽全力才赢得一招。”

  这话就更气人了,只听说你们很厉害,但见到的人不多,今天我一出手,也就是这样吧。

  按说龙沔的修为不浅,早过了那种争强斗狠争面子的阶段,但这句话还是让他很不舒服,这性子就有点压不住了。

  “看样子晏师弟今天很不尽兴,要不我就陪你走几招?”龙沔道。

  “这就不必了吧,呵呵,”晏郎笑道,“我今天来是为了天玑门的,我听说这些年你一直都在走自己的路,也没练天玑门的功夫,要是天机门的功夫或者道法我倒可以试一试。”

相关热词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