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亲的女孩能睡她吗-去中医推拿结果是男的

 时间:2021-04-10 14:59:05来源:
困龙升天!崛起吧!成就我大周的蟒盘之龙!”普格高举双手虔诚跪地高呼。

  缘之一次自古难解,蟒盘伪龙因吴周的看重而壮大崛起,亦因吴周的败亡而气枯形藏。

  如今,仿佛是上天怜悯,这群吴周后人终究是再次给它带来了新生!不,应该是脱胎换骨的升华!

  刘蟒身为大玄师自然感觉敏锐异常,脚下那原本只能算是脉动般来回穿流的势气,当这股浩瀚回归之后,恰逢那些蛇蛊献祭的一秒!

  如今,他清晰的感觉到,这股庞大的浩瀚之气正正的停留在了他的脚下深处,再也没有穿流而去的迹象。

  仿佛,仿佛在等待着什么一般!

  “或许,你们在死亡之前,能够见证到一般玄师终其一生都只能仰望的传说奇迹!”普格缓缓起身,看向刘蟒的目光没有怜悯,有的只是诡异的恩赐感。

  “我谢谢你全家!”陈昌河狠狠的啐出一口老痰,这家伙根本就是疯了。

  “别死得太快,见证奇迹的诞生,这是你们应得的奖赏!”普格癫狂大笑,抽出腰间匕首狠狠的在自己手掌之中抹了一把!高举着热血横流的单掌,任由那滚滚冒出的血液顺着手臂滑落。

  “成龙就在今朝!来!”暴喝一声,那带血之手狠狠的拍在了地面之上。

  血溅三尺!

  然而就在这一瞬,那血线一贴地面刹那间化作道道丝线川流不息!也就是眨眼的功夫,围着这硕大的玄坟坑便交织出了一圈圈复杂的血色图案!

  “嗜血符!”张廷浩惊呼!

  嗜血符,乃是符玄流派之中流传不广的一道禁符!

  此符并非与它的名字一般催人嗜血,而是瞬息之间引爆周遭之气疯狂暴走。以气为匕,将那被包裹的空间之内化作万刃穿心的刑场!嗜的是别人的骨血!

  之所以称之为嗜血,只因其这近乎于残忍的‘抽’血方式!

  那些气刃虽不会真的将人的实体肉身千刀万剐,但对于深藏于人体之内的气来说,却根本与凌迟无异。

  那一刀刀透体而入穿身而过,近乎暴虐般将深藏血髓之中的玄气抽出,血肉还在,但这种痛,却是痛彻骨髓!

  这些篆刻在玄坟边缘的细微纹路先前谁都没人发现,但谁知,一经点亮之后,竟是这般残忍的‘刑符’!

  普格是蛊师,符玄的道道他应该不懂。这石符应该是经他人之手早已不知篆刻在此多少年了!

  符玄不恶,但这符却是大大的恶毒,有符在此身负玄气便能激发。

  这哪里是什么玄坟坑,有它在,这里根本就是虐杀玄师同道的修罗刑场!

  “要开始了么?”刘蟒此刻正在全神贯注之中,对于这陡然升起形似光罩般围拢的东西视若罔闻。

  他的注意力,全都被脚下亦或是身体之中猛然暴起的回响牢牢的吸引住了。

  “嘶~~~吼~~~”张廷浩的惊呼根本没有传进他的耳中,此时此刻他的脑子里充斥着一阵气血翻滚生成的怪异声响。

  这声音来自于他的身体之内,像是胸腔滚血翻滚之声,又极似骨筒之内血髓沸腾吹响的气血号角!

  这声,似潮,似吼!那是他身上的龙气在沸腾!

  而造成这一切诡异回响的,就是来自于地下这股浩瀚之气的影响。血液之中的龙气,在与它进行遥相呼应的对峙!

  刘蟒自己都说不清楚这种感觉是什么,龙气的这番回应,给他的身体带出了各种情绪反应。

  一刹那中,他竟时而兴奋,时而期待!反正就是周身颤抖,与当初第一次亲何子清的时候那种亢奋一样一样的。

  气动血,血连动!所以,刘蟒那表情,也是随着这种感觉的升腾而不断变换着。

  不对?这时候我怎么能够这样的情绪!

  眼下我可是正儿八经的‘阶下囚’,怎么能有这种感觉。难不成我有受虐倾向?

  靠,我原本就是来散气的好不好。如此这般能在这种亢奋之下散气,那不是本来就该是这种情绪么?

  然则下一秒,刘蟒的亢奋便被恐怖的剧痛淹没!

  “嗖~~~嗖嗖嗖~~~~”一声破风,声声循迹!

  “啊!!!”一刀入骨,刀刀要命!

  “啊~~~~有种给你爹个痛快!痛,痛~~~~”被这嗜血符包裹住的可不止刘蟒一人。

  那密密麻麻的嗜血气刃如奔雷般一道道的来回穿梭中,陈昌河年纪最大,那种痛他哪里扛得住!

  不过一两个呼吸,不,一两口倒抽凉气的功夫,整个人就瘫倒在地浑身乱颤。那是痛苦之中,浑身肌肉本能的收缩抽搐!

  “给我过来!!!”正当张廷浩亦是快要控制不住惨呼出声的时候,刘蟒的一声厉喝之下,前一秒还如跗骨之蛆般的痛骤然消失!

  “喔?倒要看看你能扛得住多久!”缓缓起身静待功成的普格见势一愣,但旋即又冷眼旁观。

  但见刘蟒怒吼之中,双臂狠狠的平划双掌“嘭”的合拢,十指交叉反扣于胸!庞大的龙气在他的全力释放中火力全开!

  整个玄坟坑之中所有呼啸而来的嗜血气刃都被他蛮横的朝自己身上引去!

  一时间,虽无那热血喷洒的血腥画面,但那百刃穿身无休无止的场景却让所有人看着都不由毛骨悚然。

  静静站在玄坟坑边缘的罗德眼角不由自主的抽搐了两下,这可是他带出来的兵,好几次他都忍不住想要直接调转枪头把身边这鬼老头给崩了!

  可刘蟒痛苦之余看了他一眼,又让他不得不强压心中怒火静待时机。

  刘蟒的命是命,可自己身后的这帮兄弟的命也是热的。

  更何况,他实在是搞不懂,刘蟒到底为啥非要自愿的体验一把这种痛苦。莫说尝试,罗德看见眼前的场景都觉得牙酸心颤!

  这神棍,就特么没怎么正常过!

  “儿子!”陈昌河缓过劲来,一见刘蟒整张脸已经因痛苦变得狰狞时挣扎着就要起身替他挡。

  “趴下!”刘蟒艰难的喊道:“我扛得住,你,挡不住的....”

  的确,这嗜血气刃是因符箓暴动的气场而起,不伤肉体只夺血气!

  一刃入体穿身而过,哪怕是陈昌河有心替他挡,可透过他的身躯之后这气刃仍旧会毫无阻力的破入刘蟒的身子。

  这种痛堪比凌迟,刘蟒熬得住是因为他本就有这个打算,痛,也是有盼头的痛。而陈昌河不同,年纪这么大经历这般剐刑,一旦扛不住极容易猝死当场!

  刘蟒体内的龙气非一般玄气可比,经历过两次融合之后它早已与刘蟒合二为一密不可分。

  如果要将其与一般玄师体内玄气做个区分比较,那普通玄师体内的玄气和气血就好比汽油与水,虽游离之道相同,但貌合神离仍旧有着本我界限。

  但刘蟒不同,龙气游走在他的每一丝热血之内浑然一体。

  故此,哪怕这普格的嗜血符狠辣凶残,可仍旧不能如同虐杀抽离其他玄师的玄气一般容易!

  每一道气刃穿透刘蟒的身躯,带出来的龙气只有那么细微的一丝!

  而这些被带出的千丝万缕落下,垂直被吸入脚下枯骨坑凼当中,引出了一阵阵“轰隆”声!

  随着这声声轰鸣,刘蟒只感觉脚下的澎湃之气越来越近。就像是鱼儿受到了鱼食的诱惑正在缓缓朝他靠拢!

  “黄色的玄气?”普格有些惊疑,玄气江湖之中各大流派的玄师他都见识过,更是亲手葬送了不少!

  可玄气脱胎于灵气,几乎都是呈淡淡的青色。这黄色的...倒是闻所未闻!

  在这看似纤细的玄气丝线里,普格感受到了一种异样的强大。直到这一刻,他才知道自己之前的手段为何被粉碎得这么彻底。

  也因如此,他更是为自己能有这么一支凡人护卫而庆幸!

  如果自己手下是一般的玄师队伍,怕是早就被这强得过分的小辈摧枯拉朽般直接粉碎了吧?

  气克凡人,玄师克气,相生相克之中,首尾循环。想不到,对上这玄师中的强者,普通的凡人加武器便能将其压得死死的....

  意料之外的成功!这,何尝又不是我大周运势将起的又一体现呢?

  “嗡~~~~”骸骨震动,轰鸣声起!

  道道骨缝之中,耀眼的黄光透骨而出与刘蟒身上的龙气涟漪生出刺耳共鸣!

  这光华冲天而起,光华之内隐有蟒蛟之形,那隐藏在山势之中最为精纯的蟒盘龙气终于现身!

  “龙,龙脉!”张廷浩与陈昌河本就栖身这光华冲天之内,二人均是被这本只应该存在于传说之中的善气惊呆了。

  龙脉虽说亘古存在,但常言道神龙见首不见尾二龙不相见,真正能见识过其真形的,一代玄师之中又有几人?

  哪怕是伪龙,那也是天地沉寂之后的诡秘存在,山河之中又能得现几条?

  更何况,眼前这条蟒盘之龙,曾几经现实考验,现在已经处在了蜕变升华的关键点!

  如果说抛开普格这疯子不提,那这龙现世的场面,的确对于身为玄师的二人来讲是一个足以慰藉终身的经历!

  但见那黄光成柱,冲天之势停留在了二十余丈的空中!

  光柱缓缓摇曳,不断的奋力想要继续上冲,可这光华根本就像是被锁在了玄坟坑底部一样,任其挣扎也难以再次爬升。

  就是在这种震撼视觉的停顿之中,在场三位玄师均是发现了一丝异样。

  只见刘蟒身上的龙气每每汇聚一次,那光柱便拔高一分!

  “这人身上的玄气有古怪!”普格震撼之后第一时间便升起厚重焦虑,这刘蟒身上的气散得太慢了。如此下去,势必会影响到蟒龙蜕变!

  这,这可如何是好!普格焦灼万分!

  哪次用这嗜血符抽取玄气不是片刻之间,何曾碰到过这般情景。

  “不够,不够!给我散!!!”

  不等普格脑中寻出定计,一声暴喝之后,让他脑子有些转不过弯来的诡异一幕出现了。

  只见刘蟒嘶吼着,周身龙气轰然炸裂,一股股浓郁的黄色光华被他强行逼出体外!

  顺着那仍旧丝毫没有停歇的气刃大肆震散,两道相近黄光瞬息之间融汇于蟒盘庞大龙气之中!

  他莫不是疯了???普格目瞪口呆!

  这人,他竟然在主动奉献自己的一身玄气!

  此时此刻,若非刘蟒就定定的站在那里,那双目坚定面色决绝的风采无边绽放!

  普格恍惚中只道是大周先祖在世,欲要再行那力挽狂澜之霸道!

相关热词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