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几个人同时玩的黄文/长途汽车上的婬乱

 时间:2020-03-27 11:03:50来源:
呃?”王鸣一下子愣住。

 

进来那人显然也没想到窝棚里会有人,也愣那儿了。

两人大眼儿瞪小眼儿看了半天,最后还是王鸣指着对方:“杜小娟,你咋来了呢?”

 

杜小娟在距离树地不远的那片树林里无意中看了一幕好戏,生怕被杜小五发现,就躲了起来。正打算回家,没成想就下去大雨来。

 

她本想在树林避雨,可是听见轰隆隆的雷声,天又那么黑,有点害怕。正好想起王老蔫家的树地里有个窝棚,估计这大夏天的不会有人去,就跑过来避雨。

 

却没想到,会遇见王鸣。

 

杜小娟脑子里顿时想起今天早上的那一幕,心砰砰的狂跳。好像自己就是一只雪白雪白的小绵羊,自动的送到这只大灰狼的嘴边似的。

 

王鸣上下打量着杜小娟,她还是早上那身的打扮,超短的热裤下就是一双笔直又有活力的雪白大腿,上身的白色t恤衫已经被雨水打湿了,紧贴在皮肤上。

 

胸前的一对饱满被一只黑色的胸罩包裹着,显得很挺拔。

 

“这才多大就带胸罩,这不影响发育吗?”王鸣恶趣的想,眼中露出邪恶的光芒来。

 

杜小娟一声不吭,转身就要出去。

 

可是一打开门,正好天上划过一道闪电,接着就是雷声轰鸣,吓得她有赶紧的缩了回来。躲在窝棚的角落里,一脸的不安。

 

王鸣好笑的看着她,啧啧的说道:“妹子,过来坐!”

 

“我不……”杜小娟吓了一跳,要不是外面阴得发黑,又一个劲儿的打雷,她肯定顶着大雨回家,绝对不会和这个家伙多呆一分钟,太危险了。

 

“怕啥啊,我又不能吃了你。再说了,小时候你总跟我们屁股后面跑,咱们咋说也算青梅竹马吧!”王鸣见她不肯过来,索性站起来向她走过去。

 

“你…你要干什么?我喊人啦!”杜小娟惊慌失措,赶紧双手捂住还没发育太好的胸部,小脸儿都吓白了。

 

今儿早上在她家王鸣都敢亲她,更何况是这里了,荒郊野外的,还就他们两个人。

 

她的小脑袋里顿时浮现出在小树林看到的那一幕,心头小鹿乱跳,眼睛不受控制的瞄向王鸣的裤裆。

 

只感觉他那里肯定比杜小五的还要大,自己下面连根手指都放不进去,这要是……那不得疼死了。

 

越想越害怕,眼泪都开始在眼圈里打起转来。

 

王鸣没想到自己还没咋地呢,这小丫头竟然就要哭了。

 

悻悻的一笑,又转身坐回到床上,还故意的靠在最里面:“行了,我可不是像你想得那么坏,赶紧过来坐,脚上都是水,别冰坏了!”

 

没有像自己想象的那样发生什么事情,杜小娟看王鸣一本正经的样子,心里头稍微有点松口气,犹豫了一下,就挪着小步子走到木板床的另外一侧坐下。

 

“杜小娟,你咋没上大学呢?”王鸣找个话题说,却不时的用眼角的余光在杜小娟的大腿上瞄,心说杜老边长得歪瓜裂枣的,生出的闺女倒是个美人儿胚子。

 

杜小娟脸色一暗,半天没说话,好像不太愿意说这个话题。

 

王鸣苦笑一下,看来今天早上自己把这个小丫头给吓着了,看着挺泼辣的,没想到都是装出来的。

 

“那啥,你后妈对你好吗?”王鸣又问。

 

“哼!”这次,杜小娟倒是哼了一声,然后过了半天才冒出一句来:“要不是她,我早就上大学了!”

 

“咋地,她不让你念?”王鸣顿时好奇的问。

 

杜小娟看王鸣似乎没啥别的意思,也就放下了警惕,低声说:“她在我爸那儿说我坏话,说啥一个姑娘家家的,念啥大学啊,到最后还不是得嫁出去?你可别学王老蔫那傻帽,儿子离家出走,还把闺女送出去念书,那不是竹篮打水一场空吗?……啊!”

 

还没说完,她忽然想起旁边坐的可就是王老蔫的儿子,顿时吓得不敢出声。

 

王鸣听得直皱眉,心里面大骂,陈兰芳你个骚娘们,下次老子非得把你弄得叫爷爷,竟然敢骂我爸是傻帽。

 

杜小娟见王鸣脸色阴晴不定的,心里面就更加害怕,生怕他忽然扑过来,把自己的衣服给撕了,拿他那根大家伙把自己给弄了。

 

她一面想着,一面屁股都抬了起来。只要王鸣稍微有动静,她保准撒腿就跑,管它打雷还是打闪呢!

 

不过,王鸣仅仅是冷笑了一声,说:“看来你家人都一个鸟样,没一个好东西!”

 

杜小娟没说话,他老子杜老边在村子里干的事儿,她当闺女的也知道一些。要不是她有个表哥在县里面当官,恐怕她老子的这个村长早被人告下去了。

 

再说,她也听说有关王老蔫家树地的事儿了,心里虽然知道杜老边做得不地道,可是她又管不了。

 

忽然之间,她觉得脸颊有些发烧,不是害羞害怕,而且觉得有点难堪。

 

这时,王鸣伸手抓起木板床上的被子,向她推了过去:“你身上都使透了,别整感冒了!”

 

“……他想干什么?难道让我脱衣服吗?”杜小娟的心立即又砰砰的狂跳起来。

看着杜小娟一脸的警惕,王鸣一阵的无奈,看来自己在她心里的印象已经坏透了。

 

杜小娟摇着嘴唇,犹豫了半天,忽然说了一句让王鸣大跌眼镜的话:“那…那你背过去,不行偷看!”

 

“啊?”王鸣彻底无语了,也不知道这个小丫头是二啊还是装得。

 

不过,既然她都误会了,那不是更好。

 

王鸣就赶紧的背过身,撇着嘴说:“毛都没长齐呢,有啥好看的!”

 

杜小娟小脸涨红,其实那t恤贴在身上,还滴着水,很难受。她还真打算脱下来凉凉。不过一想起对面这个家伙早上干的事儿,心里就有点打怵。

 

犹豫了半天,心想其实王鸣也没干啥,不就亲了自己一下摸了一下大腿吗,这都啥年头了,还算个啥事儿?再说了,这大白天,又是一个村的,知根知底,他还真敢胡乱咋地?

 

她越想越觉得是这么回事,再加上那雨水都顺着脖子淌进胸前的小沟沟里了,别提多难受了。

 

所以她一咬牙,才冒出那么一句话来。看见王鸣听话的转过身,又说了一句什么毛都没长齐,心里虽然不高兴,不过看样子他还真没别的意思。

 

想到这里,她就飞快的将湿乎乎的t恤给脱了下来,然后把被子抓过来把身子围得水泄不通。然后双脚一蹬,把小凉皮鞋也甩了,就缩在木板床的里面。

 

“我说你整完了吗?我这脖子都硬了!”王鸣嘴里夸张的说,虽然脖子没硬,可是下面的兄弟可是已经打立正了。身后就是个十八九岁的大姑娘,还把外套脱了,是个男人都得有反应。

 

“嗯!”杜小娟感觉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儿,又开始有点后悔,自己这是干啥呢?这可是孤男寡女啊!万一要是发生点啥事儿,那可咋整?

 

王鸣转过头,看杜小娟用被子把自己包得跟个粽子似的,就一笑说道:“你这也太夸张了吧!”

 

杜小娟不说话,躲避着王鸣盯着自己的目光。

 

王鸣虽然挺想把杜小娟这小美人儿给干的了,但是他绝对不会用强,两厢情愿才有意思。

 

他吐了口气,走到窝棚的门口,打开门向外面看了看,只见天空都阴得黑了下来,风雨交加,估计一时半会儿这雨是下不完了。

 

“看来我们得在这儿多呆一会儿了!”王鸣摇摇头,又把门关了上。

 

这时候,从围着杜小娟的被子里,忽然响起一阵手机铃声,是当下挺流行的歌曲片段。

 

杜小娟在被子里捣弄了半天,才取出一只小巧的粉色手机来:“喂?啊……爸啊!啥?嗯,我在同学家呢,没事儿,等雨停了我就去我二姐家……嗯嗯,行了,别唠叨了!”

 

看样子是杜老边打来的电话,王鸣摇摇头,杜老边这人虽然一肚子坏水,不过对自己女儿还挺关心的。

 

“唉,可真无聊!”王鸣又坐回到床边,伸了个懒腰打着哈欠说。

 

杜小娟一言不发,摆弄着手机。

 

“哎,你说这里就咱们两个人,唠会儿嗑儿呗!”王鸣主动搭讪说。

 

杜小娟哼了一声,不敢搭话。

 

“那啥,你还记得咱们小时候,一大帮孩子去王家村的鱼塘摸鱼的事儿吗?”王鸣想来想去,只能把小时候的事儿翻出来。

 

“不记得!”杜小娟连忙说,生怕王鸣又扯到她看过他尿尿的事儿上,这事儿她琢磨了一上午也没有印象,还挺闹心的。

 

“我说你这孩子,咋不会唠嗑呢?”王鸣被噎得没话说,只得嘟囔着给自己找个台阶下。

 

杜小娟白了他一眼,继续摆弄自己的手机。

 

“喂,商量个事儿!”王鸣眼珠转转,就又说。

 

“啥事?”杜小娟顿时就警觉起来,好像王鸣下一刻就要扑过来似的。

 

王鸣一阵无语,气哼哼的说:“把你手机借我用用,我给家里打个电话。我看这雨一时半会停不了,没准得下得明天去!”

 

杜小娟一愣神,这大雨要是下到明天,那她不就得和王鸣一直呆下去?现在是白天还好说,要是到了晚上可咋整?还有,如果有个内急啥的,难道要当着他的面解决?

 

杜小娟一阵的胡思乱想,王鸣催促道:“喂,借不借啊!?”

 

“哼!给你使也行,你也得帮我一件事!”杜小娟哼了一声。

 

“啥事?”

 

“等你打完电话再说!”杜小娟狡黠的眨下眼,就把手机递过去。

 

王鸣接过手机就往家里打电话,接电话的是杜二喜。

>>>>全文在线阅读<<<<


相关热词搜索: